第一百一十四章 祖巫法相(1 / 1)

过河卒 莫问江湖 1948 字 11天前

另一边,就在七娘现出法身定住“东主”的时候,法相已经托举着银船大步远去。</p>

齐玄素等人见此情景,立刻明白此地非是久留之地,“太常引”屈指一弹,开启了一道“阴阳门”。</p>

“太常引”望向齐玄素问道:“你的武夫体魄能通过‘阴阳门’吗?”</p>

齐玄素竭力收敛了血气,又分别以金身境和“青冥甲”压住自身气血,避免冲击“阴阳门”。</p>

神力和法力都是“虚假”之物,天然被真实的气血克制,反过来也能克制气血。</p>

再加上“太常引”比齐玄素高出一个境界,哪怕是齐玄素已经是完整形态的天人武夫,仍旧可以穿过“阴阳门”。</p>

三人依次穿过“阴阳门”,已经来到了百里开外。</p>

这也不是胡乱传送的,而是七娘和“梦行云”早就商议好的地点。这段运河不仅宽阔许多,而且也不那么拥挤。</p>

过不多时,一艘大船如飞舟降落一般从天而降,轰然落在河面上,砸出的水花如同一场倾盆大雨,河面上掀起层层白浪。整艘船仿佛刚从血海中捞出来的,浑身上下“血淋淋”的,不断有鲜血从船身上滴落。</p>

事实上,这艘船的确在七娘的头骨酒杯里浸泡了一段时间,这是为了抹除太平钱上的特殊标记,真正意义上的“洗钱”,杜绝“客栈”事后追查太平钱下落的可能。</p>

这艘大船有特殊阵法加持,不仅没有散架,就是先前激斗,也只是破坏了部分楼阁,船身还是十分坚固。</p>

“梦行云”伸出一只手作“安抚”状,浩荡真气汹涌而至,不仅强行抹平了河面上的白浪,也稳定了船身,使其不至于侧翻倾覆。</p>

然后“梦行云”将一枚好似哨子的物事含在口中,发出一声凄厉尖啸,就见许多早就等待多时的小船蜂拥而上,就好似鬣狗闻到了尸体一般,将大船团团围住,然后小船上的人扔出抓钩,成群结队地爬上大船的甲板。</p>

船上的守卫早已跳船逃生,此时整艘船处于无人状态,漕帮的人都是熟练老船工,很快便接管了这艘大船,重新起航,向南驶去。南边还有漕帮安排的人手,会分批次卸下船上的太平钱,分别运送到各处仓库之中,然后等风头一过,慢慢处理,这就叫化整为零。</p>

随着“东主”出现,再杀一名天字号伙计已经变得不那么现实,既然不能杀人报仇,那就专心把财保住,免得白来一趟。</p>

就在此时,“梦行云”忽然问道:“我们三次出击,除了第一次打了‘客栈’一个猝不及防之外,剩余两次都未能尽全功,到底是什么缘故?”</p>

“太常引”略微沉吟,道:“涉及到七娘和‘东主’两位伪仙,老身和‘客栈’的账房也不敢说每料必准,而且除了第二次复仇是‘客栈’有意埋伏之外,第一次复仇和第三次复仇的情况是一样的,只能说‘客栈’反应及时,支援迅速,却不能说‘客栈’已经提前知晓了我们的动向。就拿这一次来说,如果‘客栈’提前知晓,想要伏击我们,那就不会是‘东主’独自一人前来,而应是精锐尽出。至于‘客栈’为何总能够反应及时且支援迅速,不要忘了,帝京乃是‘客栈’总号所在,这是人家的地盘,占据地利优势。”</p>

“梦行云”主要负责动手,不擅长动脑,又问道:“事前我们都推测‘东主’在五行山中无暇分身,如今他却突然出现在此地,着实打了我们个措手不及,也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,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</p>

齐玄素接口道:“大约是因为‘掌柜’顶班?上次只见‘掌柜’不见东主,这次只见‘东主’不见‘掌柜’,可能是两人轮班进入五行山。”</p>

“梦行云”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低声道:“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。”</p>

久在江湖之人,很容易对轮班、坐堂、当值、点卯没有概念。不过在道门的时间久了,就会对这类概念十分敏感,就拿齐玄素来说,他每次闭关或者有事外出都要提前交代好了,让王崇年给他顶班,这就是“副主事”的作用,一般情况下,他没事也得每天去签押房一趟。当然,到了真人一级,尤其是各地的副府主们,就比较自由了。</p>

若论组织严密程度,清平会是不如“客栈”的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成员们都有两重身份,很难兼顾,而“客栈”是专职,自然可以强调这方面的纪律,六大高层也比较以身作则。</p>

目送着大船逐渐驶远之后,三人也离开此地。</p>

只要他们和太平钱都安然离开,七娘脱身应是不难。</p>

其实齐玄素也注意到了七娘显化的种种异象,除了与姚裴同出一脉的手段的之外,还有灵山十巫的虚影,别人不熟悉,齐玄素再熟悉不过,整天做梦,都快看腻歪了。</p>

不过齐玄素并不觉得奇怪,“长生石之心”和“玄玉”是七娘给的,齐玄素因此梦到了灵山十巫,七娘与灵山十巫有着某种联系,是说得通的,姚家的祖先是大巫师,这也能连起来。</p>

【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,野果阅读!真特么好用,开车、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,这里可以下载 www.yeguoyuedu.com 】</p>

至于七娘是姚家义女,没有大巫师血脉,在齐玄素看来,有两个可能。</p>

一个可能,七娘是其他灵山十巫的血脉后代,所以才被大巫师的后代姚家收为义女。佐证是这些年来姚家只有七娘一个义女,姚裴说的效仿李家根本站不住脚。</p>

另一个可能,大巫师不仅留下了血脉,还留下一种特殊的传承或者功法,因为是上古巫教的遗留,与道门体系并不十分融洽,所以没有被玄圣收录到五仙传承之中,成为姚家的不传之秘,七娘作为谪仙人,不受传承的限制,也学了这些手段。</p>

无论是哪种可能,七娘都与上古巫教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。大概这也是她没有进入道门的原因之一。</p>

另一边,“东主”和七娘的大战还在继续。</p>

“东主”凭借自身磅礴到堪比上古荒兽的庞大血气强行破开了七娘的禁锢,又是一拳。</p>

这一拳破开重重黑雾,落在七娘的法身之上,将她生生打回原形,从十余丈之高的“神祇”重新变回七娘。</p>

七娘身后黑沉大山和十道高大身影也随之崩溃成无数黑雾。</p>

七娘又招过去而复返的女子法相,身后黑雾笼罩法相,使其变成一道仿佛顶天立地的巨大黑影,周身光晕缭绕,仍旧是分出四条手臂。</p>

此乃祖巫法相。</p>

不见七娘如何动作,这道巨大黑影探出其中一条手臂,朝着“东主”抓来。</p>

“东主”在一瞬间觉得自己的神魂仿佛要不受控制地离体而出,幸而他是人仙传承,神魂与体魄融合为一,不能出窍,这才勉强抵御。</p>

只是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“东主”只觉得脑海如同针扎一般,头痛欲裂,因为神魂和体魄两者一体,针对神魂就是针对体魄,所以针对神魂的种种后果最终都会悉数作用在体魄上面,最显著的外在表现就是头疼。七娘此举只是勾魂,放在武夫身上,差不多就是要把武夫的脑子挖出来。</p>

“东主”也是吃了一惊,没想到七娘的手段如此诡异。</p>

巨大黑影再次探出一条手臂,手掌不断变大,转眼间已经是遮天蔽日一般,使得“东主”视线所及再无他物,好似一叶障目,强行吸引了他的心神,使他避无可避。</p>

然后五指合拢,将“东主”握在掌心。</p>

一瞬间,掌内掌外化作两方世界,七娘将“东主”从这方天地中剥离隔绝出去,暂时困入一方她临时造就的圆球状小世界之中。</p>

这并非是七娘的首创,当年二代地师对上“圣君”澹台云,就是以此类手段克敌制胜,姚家作为二代地师的后人,自然要对祖先的壮举大书特书且代代相传,七娘从小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,想也不想就用出了此法。</p>

不得不说,老祖宗的法子还真好用。</p>

七娘朝着那个仿佛圆球的小世界遥遥地伸手一推。</p>

这个小世界立时消失不见,只剩下涟漪阵阵。</p>

七娘通过“阴阳门”开启的阴阳缝隙,瞬间将这个小世界放逐到数千里之外的东海之上,待到“东主”强行打破小世界,再重新返回此地,已经是几个时辰之后了。</p>

谁让“东主”走了人仙途径呢?有得就有失,人仙的魂体合一可以抵御她的吸摄神魂,付出的代价则是无法使用各种法术,只能老实赶路。伪仙武夫的速度当然很快,可快不过方士的“阴阳门”。</p>

放逐了“东主”之后,七娘又抬起第四条手臂,朝着下方一指。</p>

无数若有若无的灰色雾气生出,弥漫了方圆数十里。</p>

此乃大范围的“乱神”。</p>

一瞬间,所有人都昏睡过去,哪怕是天人,也不过多坚持了片刻。这些雾气不仅仅是让人沉睡,同时也会消除众人的一段记忆,等他们醒来的时候,谁也不会记得刚才发生的一切。</p>

做完这些之后,七娘收起祖巫法相,在“东主”回来之前,风紧扯呼。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