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裁缝铺的少女(1 / 1)

一连三天,于飞在赵楠带领下吃喝玩乐,品尝了此生最销魂的美味,享受了此生最荒诞不可思议的幸福。

终于在第三天晚上,两个越国租车行的员工,给他们送来两辆在国内非常少见的弯梁摩托车。

赵楠和于飞将护照复印件和一些押金交给他们,并且签署了租赁协议后,两名工作人员便挥手离去。

“这是本田在东南亚最重要的车型之一,弯刀。”赵楠非常熟练的指着酒店门外两辆摩托车说道:“150cc高功率四冲程esp+发动机,带前后abs系统,铝合金支撑梁,操控性能极佳,无论公路还是山地,弯刀都是一把好手。”

“不要以为摩托车这东西就意味着廉价,这两台小摩托售价接近两万元一台呢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骑上它,你就是越国村寨里最亮的崽。”

“这么贵!”

于飞吃了一惊,生活在禁摩城市的他,完全不了解摩托车的性能和价格,不得不说这也是整整一代年轻人的悲哀,在最阳光灿烂的年纪,却无法享受风和自由带来的极致快乐。

“越国人无论男女老少都很愿意在摩托车身上投资,毕竟对他们来说,汽车还太过遥远,又没有公交,摩托车就是一个家庭最大件的资产之一了,所以他们愿意多花一些钱,买质量靠谱的霓虹货,仅仅本田摩托一家,就占到越国市场的百分之七十。”

“这些冷知识你稍稍了解下就好,目前我最关心的事情是,经过这三天,你对女生的看法是不是有了一些改变?”

于飞皱眉沉思。

片刻后,他认真的说道:“改变可能比想象中要大,大很多。”

赵楠露出很感兴趣的表情问道:“有趣,说说看。”

于飞道:“首先是不再神秘了,大家都是两只眼睛四条腿的人类,一样要吃饭撒尿,吃多了一样会打嗝放屁,放屁的时候甚至会一不小心带出些臭臭的东西。”

“而那些肤白貌美,有着一双修长美腿的女生,其实也并没有那么珍贵,更不是什么女神,完全没有高不可攀的程度,无非就是价格高一些而已,那些被越国女神迷的神魂颠倒的家伙真应该看一看,他们的女神是如何在我面前讨好逢迎,熟练程度绝对亮瞎他们的氪金狗眼。”

于飞说着,而赵楠一边听,一边不住点头。

尽管于飞这番话会令无数异性权利主义者疯狂,有物化的嫌疑,但他如今真的已经破除了对女神这种生物的幻想,开始懂得世界上从来没有神,所有神都只是人类意志的载体。

赵楠的手段简单粗暴,但却真实有效,短短三天,就让对女神充满向往的于飞,从天堂跌入人间,现在于飞看所有女神,都无非是脱了毛的母猿进化体。

“看来你真的准备好了。”赵楠笑着拍了拍于飞的肩膀,递给他一只头盔说道:“今天你的任务是练车,把摩托车骑熟练了,明天我们进山。”

……

进入越国以来,于飞还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睡,连续释放过多精力之后,空荡荡的房间竟然令他产生了一种不可思议的踏实感觉,似乎女生不再是他拼命渴求的存在,有或者没有,都是生活。

于飞睡的很香,但可惜美梦在天还没亮的时候,就被赵楠打断了,他拖着睡眼朦胧的于飞离开酒店,驾驶摩托车,迎着晨光和雾气,来到一个叫北河的镇子。

花花绿绿的长裙,闪闪发光的精美银饰,背后是竹子编织的竹篓,数以千百计清晨赶集的姑娘,让于飞简直看花了眼。

仅仅是停摩托车的几分钟,他便感觉到很多女生在偷偷瞧自己和赵楠,胆子大的女生甚至和他们打招呼,然后不等回答,便捂着嘴笑着跑开了。

不可思议,想当年唐三藏误入女儿国,受到的关注想必也不过如此吧。

“北河是越国最大的苗族聚居地,他们通常一个家庭会养育五六个孩子,多的甚至十几个,其中又以女孩为多。”

“等会儿我们去集市上逛一逛,在这里先把原则讲清楚吧,首先要有眼神交流,你看过去的时候,女生大大方方回望,眼神中对你很感兴趣,或者羞涩闪躲,然后眼角用力瞄着你,这样的情况我们就过去认识一下。”

“其他类型,例如装作没有看到我们,或者故作高傲转头等等,无论再漂亮,我们也是不搭理的。”

“除此以外,不会讲中文或者英文的,哪怕像仙女一样漂亮,我们也要远离。”

听赵楠说这句话,于飞当时就急了。

“我可以学啊,真的,从小到大,我学习语言还算有点天赋,给我几个月时间,我一定能把越语学好。”

赵楠认真的摇了摇头道:“事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,如果一个年轻女生不会中文也不会英文,说明她的受教育程度或许比较差,就算在一起了,早晚也会因为意识形态,因为三观而爆发严重冲突。”

尽管赵楠解释的很清楚,所谓外卷计划,并不是一群在国内没人要的落魄汉子,去境外捡垃圾,而是国内优质男生,去寻找境外更优质的顶级女生。

老街只是整个计划的起点而已,接下来赵楠还会带于飞去各个城市的精华所在,例如河内大学中文系,西贡第五郡的传统华人区等等。

但于飞还是一副沮丧到极点的表情,令赵楠不禁心生困惑,感觉似乎在自己停放摩托车的空隙里,发生了些什么。

顺着于飞的眼神望过去,赵楠很快找到了答案,并且他也发呆了有足足一分钟时间。

只见在北河市场简陋的钢架大棚下,有一个手工制作服装的店铺,店铺外面摆着一台老式脚踩缝纫机,穿着白色衬衣的少女,正在认真的整理布料,将两片颜色不同的布料贴合后,用针线缝制成为一个整体。

尽管隔着足有二十米距离,赵楠依旧能清晰看到少女额头晶莹的汗珠,看清楚那双天真可爱的眼睛。

“简直就是少女版的王冰冰啊,错不了,真的一模一样。”

“看起来应该才十六七岁。”

“这么年轻就不上学了,恐怕凶多吉少哦,十有八九已经定亲,甚至结过婚了。”

“不知是于飞小哥的幸运还是悲哀呢。”

作为一个长期在外旅行者,赵楠很快就分析出以上内容,漂亮是真的漂亮,相信没有任何一个正常男人会不动心,但难度巨大也是真的。

因为能让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,离开学校在市场里当缝纫工,说明女生背后的家庭,很有可能存在巨大的意识形态落差。

“她是不是很漂亮?”

于飞见赵楠也看同一个方向,于是鼓起勇气问道。

赵楠笑着抓了抓脑袋:“漂亮自然是极漂亮的,你才来越国几天啊,这运气也是没谁了。”

“打开谷歌翻译,越语和汉语互译,我们去了解一下。”

嗯!

于飞连连点头,慌不迭拿出手机,全然忘记了赵楠一再嘱咐他要稳住。

裁缝铺子里的女生很快便发现了赵楠和于飞,毕竟越国在时尚和衣品方面,还是落后华夏很多的。

孔雀理论的加持下,身材比越国男生高,皮肤也更白净一些的两人,绝对算是市场里最出挑的存在了。

“真的很像王冰冰啊,这眼睛,这笑容…”一边走,赵楠一边在心里念叨。

裁缝铺子里的姑娘见赵楠和于飞走来,不仅没有闪躲,反而笑了起来,就那么直直的和二人对视,笑容天真,令人神魂颠倒。

如果你时常观察人群就会发现,只有孩子不懂躲闪陌生人眼神的,你好奇的看一个小孩子,小孩在也会好奇的看你,你觉得孩子可爱,孩子觉得你好怪。

成年人的眼神往往浑浊而闪烁,隐藏着太多心机,思考,以及判断。

当下的情况正是赵楠最喜欢的一种,种种迹象均表明了女生的单纯和没有心机。

那么接下来嘛…

ps:上一章因为敏感被封了,需要改,但我不想改。

wap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