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章:法旬出现(1 / 1)

啊~

老莫反应过来,然后转身看向欣儿。

只见欣儿苍白的脸色,如今居然泛出了红润。

“欣儿,你觉得身体怎么?”老莫激动的问欣儿。

欣儿乖乖说道:“爷爷,我…我不疼了!”

“好,太好了!”老莫老泪纵横,然后拉着妻子,就要给楚尘下跪,却被楚尘一把搀扶住。

“莫叔,这可使不得!”楚尘忙道,便将老莫扶起。

“少爷的大恩大德,我这一辈子记在心里。”

楚尘继续说道:“莫叔,你给我下跪,是折煞我了,如果有时间,回楚氏集团,继续当管家,管好楚氏集团的财务。”

记得父亲在的时候,老莫不仅是家里的仆人,还掌管着公司财务,那些年里,有老莫在,公司的财务,不丢一分一毫。

“多谢少爷!您这让我如何报答你呀?”老莫说道。

楚尘看了眼摊位上的烤串。

“我还没吃过莫叔烤的串呢!”楚尘示意道。

“好,老婆子,快把咱们最贵最好的肉串拿出来,少爷,您坐好,我这就给您烤去。”老莫说道。

“嗯!”楚尘脑袋微点,然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。

此时的洛韩儿,看着楚尘的背影,暗暗失神,眸中顿时划过一抹复杂的目光。

现在的楚尘,非常优秀,楚氏集团董事长,如此富有正义感,又有绝世的医术,如此优秀的男人,怎能不让人心动。

但洛韩儿也知道,自己与楚尘之间的差距太大,那种自卑感,油然而生。

“韩儿,再想什么呢?快过来坐呀?”楚尘招呼正在发呆的洛韩儿。

洛韩儿立马反应过来,小脸羞涩一红,坐在了楚尘的对面。

“没想到,五年过去了,你和以前,变得很不一样了嘛!”洛韩儿耷拉着脑袋,看着楚尘。

“有什么不一样,比以前更有男人味了么!”楚尘打趣道。

似乎是因为喜欢的缘故,洛韩儿一直找话题,从高中开始聊,楚尘乐此不彼,难得与洛韩儿,说了这么多话。

老莫的手艺,还是不错的。

这顿烧烤,可比在福星酒楼,要吃得痛快多了。

直到七八点,天色已黑。

“韩儿,时间不早了,我送你回去吧!要不然,待会洛哥还以为我将你拐跑了呢!”楚尘调侃了一句。

那知,洛韩儿竟直接脱口而出,直视着楚尘,“拐跑就拐跑了呗!”

“反正…跟着你楚董事长,吃鲜喝辣的…”

楚尘的目光,也不小心碰了过去,两人对视了三秒,然后立马移开,只是!他发觉,今天的洛韩儿,比平常更加漂亮。

“先…先走吧!”

两人回到车上,只是这空气中,多了一丝暧昧,连气氛都变得尴尬了许多。

跑车一路向前行驶,二十几分钟的时间,就来到洛韩儿家外边的巷子。

只是,这平常还算热闹的巷子,今天却是静的可怕。

“咦!今天怎么回事呀!巷子这么安静啊!”洛韩儿的眼睛,使劲的朝四周观望。

现在才八点多,大家都还没睡觉,巷子里边,理应能看到各家,从窗户里边,透出来的灯光。

静,静的可怕?

楚尘的眉头,微微一皱,眸中划过一抹寒光,他的身上,散发出一股杀伐之气。

这空气中,都是危险的气息。

“韩儿,待会在车上,不要下去。”楚尘提醒了一句。

在他的手臂上,一条条火色的裂纹,突然闪过。

在周围,一团团白色的烟雾,袭了过来,烟雾是无孔不入的。

洛韩儿只感觉到自己脑袋,有些晕乎乎的。

“楚尘,我…我有点晕!”洛韩儿的声音越来越弱,然后昏了过去。

楚尘面色凝重,“该死,那个龟孙,居然深夜放毒!”

从戒指中,掏出一枚百毒丹,塞进洛韩儿的嘴里,这烟毒的毒素并不是特别强势,他的百毒丹,还是能解的。

然后,他大手一挥,鬼冥琉璃火疯狂窜了出来,将周围的烟雾,全部散尽。

只见三道黑袍身影,挡住了去路。

“呵呵,果然有些本事,难怪能轻易斩杀宗师高阶!”一道苍老的声音,从黑袍底下传了出来。

“你们到底是谁?”楚尘的目光,从三人身上扫过。

三名顶阶宗师,好大的手笔。

“楚尘,杀了月家的人,你莫非以为,此事就此过去了吗?即便你是龙盟的盟主又如何,只要龙盟的人不知道,你必死无疑!”

月一冷冷说道。

“哦!原来是月家的人?”楚尘眼皮低沉,“本座本来是想放过月家一马,可月家的人,如此不知好歹,非要弄个灭族的下场吗?”

月一顿时冷笑,“月家灭族?”

“你无非就是倚仗龙盟,没有龙盟,你狗屁都不是!”

另外一名月家长老,立马催促道:“大长老,和他废什么话,直接动手,将其斩杀!”

“好!”月一点头。

三人的身上,真气浩荡,充斥在整个巷子。

楚尘则是退了一步,抬头看向一处顶房。

“喂,那边的朋友,不用继续藏着了,出来吧!”

月一冷哼一声,“哼,楚尘,休要骗我们!”

嗯?

楚尘一愣。

那躲在暗处的高手,难道不是月家的人?

“哈哈哈!”

一道邪笑之声,宛如装了大喇叭一样,在天地间响起。

只见法旬,一身白色袍服,从天而降。

“楚尘,咱们又见面了!”法旬说道。

来者之人,看着年轻,但身上的压迫感,让月一三人,脸色无比凝重。

“大宗师!”

法旬大宗师的气息,并没有收敛,外人一眼便看得清楚。

“前辈何许人也!莫非与楚尘认识!”眼前此人,若是与楚尘认识,那他们就危险了。

“你们不要误会,我是来杀楚尘的。”法旬淡淡说道,“楚尘,交出血魔晶,今日你可以不死,并且!我还帮你杀了这三个废物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月一本来松下来的心,又继续警惕两人起来。

“我说过,我没有拿血魔晶!”楚尘冷淡说道,“当然,就算拿了血魔晶,又能怎样?你法旬还想直接抢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