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章、饱受宠爱(1 / 1)

她这座城堡中的佣人很多,照顾在身边的似乎生怕她出事,所以都贴心地跟在身后。

就连她走小路的时候差点被阶梯绊了脚,都吓得赶紧上前去搀扶。

可是在她自己站稳了以后,身后的人却是如潮水般退散,像是不敢触碰到她。

难道是因为她的病吗?

郁姣目前还没有感受到这个病症带来的感觉,但是听名字就知道很难为情。

皮肤饥渴症?难道是发病的时候想去咬人吗?

满脑子都是疑惑,等到了主城堡后,她顺着上了楼。

抵达了大厅后,便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暗红色长裙的女人。

她的五官很是锋利,身上的衣服花纹很是华贵复杂,看见她的时候眼神没有太多的变化。

原本郁姣还在想自己要不要装作很亲近的样子,但是看见她这副模样后,却是有觉得没有太大的必要。

“你的身体怎么样了?”王后也没有要跟她打招呼的意思,只有些嫌弃地问了这么一句。

郁姣心底的热切也一下子散去了,遵循着人设冷漠回答:

“挺好的。”

王后轻笑一声:“给你安排的人都送过去了吧,选了几个?”

郁姣皱皱眉头,总感觉她说话的语气似乎有些奇怪。

“一个。”

“是吗?”王后又是笑,但是眸底却带着很明显的讽刺:“我以为按照你的程度,要选十来个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次如果再听不懂她的意思就不可能了。

郁姣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,心底一阵躁郁猛地传开,让她有了一种急需要发泄的感觉。

但她几乎很少怼人,所以现在想要开口词语却是也很匮乏。

在想要说话的时候,脑海中骤然窜过了一抹画面。

-

啪的一声,一桌的瓷器被骤然掀倒在了地上,王后震惊的表情像是非常不可置信。

而很快,“她”便高傲地看着面前的女人,冷道:

“你算个什么东西?敢对我指手画脚,等我把这些告诉父亲,要你好看!”

王后气愤地看着她,嘴唇都被气的发抖,但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什么我?”她看见自己勾起唇角冷笑一下,特别高傲的样子:

“你记住了,你只是一个随时可能被换掉的傀儡,我是父亲的女儿,你最好少管我的事情。”

她说完以后,丝毫不淑女地在桌子上狠踹一脚,便拎着裙摆转身离开了。

“……”

看见这一幕后,郁姣的表情一瞬间就变得呆滞了起来。

但很快,便又听见那王后开始冷嘲热讽。

“虽说你是公主,但毕竟也是皇室人,做这些的时候小心谨慎一些,别给你父亲丢脸。”

郁姣的心底一下子就有了计划,此时视线落在了茶几上的茶盏上。

深吸一口气,猛地拎起裙摆,一脚把那茶壶给踢飞了。

“闭嘴!”

王后睁大眼睛看着她,像是想不到她会故技重施。

郁姣心底打鼓,但是那种从脑海中传开的激动却让她的情绪逐渐高涨起来。

一切似乎都很轻松,没有她想象中的这么难。

“我早说过你别招惹我,这么爱多管闲事,不如我向父亲说一说。”

她说完以后,心底顿时传开一阵郁结情绪,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了。

“等等——”

身后的王后看见这一幕,瞬间态度激动了起来,但是郁姣却没停下脚步。

倒也不是她不想停,只是脑海中仿佛有一种力量正在操控她的身体,让她朝着一个熟悉的方向走去。

原来公主这么跋扈,都是有原因的。

换做是她的话,每天看见这样一个人拿着自己身体的问题指手画脚,也会变得很烦躁吧。

郁姣这么想着,等到再度反应过来的时候,发现已经抵达了一座更加庄严的城堡外。

几乎没有人阻拦,她便成功进去了。

轻车熟路地走进了楼上的一间书房内,里面还站着几个明显正在商议事情的将军。

“姣姣,你怎么来了?”

坐在主位的明显是国王,看见她的时候脸上就露出了错愕的神情。

郁姣觉得很尴尬,但那种情绪却推动着她走到边上的沙发气呼呼地坐下。

“公主殿下。”

其他几个将军看见她以后,瞬间低下头去,没敢再看她。

郁姣气得不行,很快就冲着国王大喊道:

“她刚才骂我!”

【靠!这么跋扈,不会直接被让滚出去吗?】

【我也觉得……毕竟人家在商谈大事啊。】

【啧,这个公主脾气确实有点奇怪。】

【我觉得那个王后的问题更大吧,这种病症是后天行程的,要是能操控的话也就不需要找人了。】

【啧,一言难尽……】

郁姣看见弹幕以后,自己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。

可让她没想到的是,国王听见以后,却一点都没生气,反倒很快来到了她的身边。

“和父亲说一说。”

郁姣心里面瞬间委屈了起来,没有在用剧烈的语气,只是很难过地将刚才的事情给重复了一遍。

越是往下听,国王的脸色就变得越发冰冷,这会儿半晌都没能反应过来。

很快,他便道:“好,这件事情交给我。”

郁姣有些错愕地抬眸看向他,还未反应过来,便看见他抬起手,像是要揉揉自己的脑袋。

不知为何,她反射性地朝着后面退了一些。

而国王也像是才想起什么一般,将手收了回去。

“中午跟父亲一起吃饭吧。”

郁姣听后别扭地点点头,很快便拎着裙摆转身离开了。

被外面的女佣带着朝外面走去,她将外面的情况给看了一圈。

这座城堡比较小,不过分部很是均匀,几乎没有一座是闲置着的。

等到她从花园中绕了一圈,回到大门的时候,里面几个将军从门内出来。

他们原本正在说着话,但是在看见了郁姣以后,却忽然噤声了。

齐齐低下头,没敢看她。

而郁姣看见最后面那个还闲散地扫了自己一眼,接着才低头示意了一下。

这人看着好奇怪啊……

或许是因为副本进多了,所以她现在一看见这些稍微有些可疑的人,心底便不自觉地泛起了一些想法。

要不要把他给喊住呢?